马尼干戈 | 一片草原和一个客栈

08-23 20:14 首页 风流猪狗


尽管西部最好的旅行时光已经过去。然而想要找一个最具“西部感”的地方,雀儿山东,海子山南的马尼干戈仍是你最好的选择之一,虽然诗人们描述的,骑着良驹的英俊的康巴汉子,大部分已经把他们的坐骑换成了摩托车,他们脚下的草原却一样具有荒诞不经的粗旷动人。


马尼干戈有着天然的,不宜人居的粗砺,却也集合了高地所有类型最优质的风光。这里并非真正的边关,以藏地的距离尺度来说,它甚至与康地的中心近在咫尺,萨迦派和宁玛派的重要道场才是其粗烈外貌下的真相。更可以说,这是一座从戈壁滩中移动到青藏高原的新龙门客栈,充满了边地集市的混乱,不羁和渺茫感。也是旅人所能寻找到的最好的荒与空。


马尼干戈在藏语的意思是,“山坡上铺满了刻有经文的玛尼石”。可见它是以宗教立身开始的。虽然如今在它粗暴丑陋的砖房街道旁,已经很难找到玛尼石了。但只要你跨过河,或者走到雪山下的玉隆拉措,会发现玛尼石们已然不声响地挪到了更合适的宁静之地。


佛教东传之前,这里是神话传说中,格萨尔王和他的草原子民驰骋巡逻的地方。苯教和萨迦派、宁玛派纷纷东渡之后,这里成为藏传佛教各派角力的地方。在蒙古部落占领统治康地的十三世纪,距离马尼干戈仅几十公里的佐钦寺1230年初建,时至今日,它仍是康藏地区最重要的密教中心之一。


马尼干戈的牧民们皈依了藏传佛教,最终在1767年,这个地方也建立了自己的寺院:玉隆拉加寺。也是有了寺院之后,这里的贸易地位才日渐隆盛。开始成为川茶西销的一站,慢慢有了客栈和交易市场。清末民初,藏军跨过金沙江,夺取了德格和白玉,马尼干戈便成了西康与西藏的最前哨,有了阴谋诡计的加持。


1946年修建的康青公路是马尼干戈成为公路片主角的重要标志。可是路况实在难以敷用,解放军进入康藏地区后,决定利用康青公路的路基来修筑川藏路。1950年8月30日,公路通抵马尼干戈,最终在几年后跨过金沙江,在噶厦政府管制的昌都,与西藏的重臣阿沛·阿旺晋美和藏军相遇,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。


军队没有停留,这个天苍苍野茫茫的边地小镇成了四方牧民的交易中心,并以荒凉壮阔又灿烂的风景,成为早年入藏背包客最难忘的风景。



不要奢望你能在这里遇见拉萨或康定那样堂皇的藏餐厅,这里是粗野的牧区集市,几家餐厅也不过是江湖野外,有什么吃什么。资格最老的南充川菜馆开了超过二十年,也不过随便打发罢。想自己做饭,去青年旅舍试试运气。



事实上,马尼干戈的“西部感”很大程度是它的荒野驿镇感造成的,那些除了旺季外常常冷落的宾馆,低眉冷眼中也有偶尔的热情。经营多年的帕尼饭店仿佛已经成了马尼干戈的象征,如果你不想住它家过时的房间,不妨试试在老板帕尼在的时候去吃饭。他运筹帷幄地安排着所有客人,能满足你对野地驿站手腕商人的所有想象。

    

请起早一点,过公路大桥约10米右转,再跨过支流上的桥开始爬坡,你会看到镇旁这座山峰的顶上,有如神灵常驻的有一片茂密的树林,这在高海拔地区非常罕见。如果是八月,这里白色和彩色的花点缀其间,玉隆拉加寺就在树林下的草坪上。


玉隆拉加寺属萨迦派道场,始建于公元1767年,文革后重建,大殿崭新。绕院一周,在某个角度你会惊喜的发现雀儿山的皑皑白雪就在眼前。听一听早课,再爬去山头,看满眼的青山、雪峰和无穷尽的草原,夫复何求。


趁时间充足,徒步到10公里外的玉隆拉措(新路海)吧。走在茫茫的317国道上,雀儿山时隐时现,直到湖山全面跃入眼里。或者搭车,翻越最惊险的、在暗冰和悬崖上层层上升的雀儿山垭口去德格。珍惜这段危险之路吧,在山下的隧道打通后,这五千米的悬崖公路最终将被废弃。



我们创建了三个“风流猪狗”微信群,想要入群的读者朋友,

请加微信wangkai9145,管理员将拉您入群。

欢迎大家在微信搜索栏公众账号一栏搜[风流猪狗],就可以关注我们啦



首页 - 风流猪狗 的更多文章: